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经过这一会的休息,他们已经好了许多,苏楠他们三个对视一眼,还是苏楠开口说道。

“我们都是古争的朋友,这点小事情不足挂齿。”

这句话让一旁的秦长老,听得有些咂舌,没想古争这小子短短一段时间,竟然认识如此的朋友,为了他竟然做出如此的牺牲,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而是相当于判族,被发现可是必死无疑。

可见古争这小子似乎有种天然的魅力,秦长老可不知道这里面发生的事情,误会了古争的魅力。

“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们。”熊老想了一下,从自己身上揪下三根纯白色的毛发,手里对着上一面一抹,毛发闪过一丝亮光,很快又隐藏起来,递给了他们。

“这里面有我的一丝神念分身,如果遇到对不了的敌人,可以拿出帮助你们遇敌,大概大罗中期战斗可以全力持续五分钟。”

虽然自己因此会多休养几千年,可是对方毕竟是救了他的同伴。

这个礼物可是非常的贵重,苏楠想要拒绝的话都没有开口,心里挣扎着半天,想到万一遇到困难,为了小虫,终究还是接了过去。

而朱峰两兄弟看到苏楠已经拿了,也跟着收了回来,这种保命礼物,让他们不能抗拒自己内心。

办完这一切,熊老才来到古争身前,仔细看着古争身体的状态。

一入眼就看见古争额头上那淡淡的图案,现在比之前还要暗淡,没有刚才那么显眼,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过去。

熊老一看见那诡异的图案,就不自觉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这个图案。

此时那图案虽然已经淡不可见,近乎要消失,可是熊老一眼还是认出这是什么。

秦长老看着熊老的表情,心里也咯嘣一声,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熊老,他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突然间就变成这样。”

“他昏迷不醒到没什么,过一段时间自动会醒来,其他的有点麻烦了。”熊老此时已经把古争从里到外检查,语气有些唏嘘道。

“他中了一种特别的封印,这种封印只有在一些特殊种族才会出现,如果谁在最后杀了他,体内早已经种下的咒文就会化成这种,攻击对方的神识,封印对方的修为,意图和对方同归于尽。”

“怎么有如此邪恶的咒文?”秦长老还真没见过,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当然你没有见过,这种符文要在出生不久,体内还有一丝先天之气的时候才能种下,而且还需要牺牲一个至少大罗修为的人才能施展,这里一般都是一些强力种族,为了保护重要人物的孩子,让即将濒死或者重伤的族人才能施展,必须同一种族才行。”

“不过你放心,这都是上古时期的时期的事情,现在这种方法估计都快要失传。现在没有一个种族舍得损失一个大罗,要知道现在可不是以前大罗满街走的时代了。”

熊老唏嘘道,眼神闪过一丝缅怀又想起来曾经的巫妖大战,那一次到底损失了多少人。

反正熊老再也不想回到那个时候,自己只想呆在一个地方,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不在想那些打打杀杀的样子。

“嘶”秦长老听完后,忍不住后退一步,没想到这个方法如此残忍,为了一个不知道前途的新生儿,坐下如此的牺牲。

他并不知道熊老在缅怀以前的场景。

怪不得欧阳平那么强力,竟然从小就牺牲一个大罗为他保驾护航,这样许多人即使想要杀他也会犹豫,毕竟可以直接说是同归于尽。

谁还也没有一个仇家,如果修为被封,就连一些其他人都会忍不住下手,毕竟他身上所有的积累都会被洗扫一空,这种诱惑一般人可抵挡不住。

“欧阳平背后那么强,怎么会被抓来,难道老祖不怕惹到厉害的人物。”秦长老下意识的说道。

“当然不怕,或许他家族早已不存在,只剩下他一个。”熊老瞥了秦长老一眼,“再说了,老祖除了惧怕圣人,其他人谁也不放在眼里,没看到他抓进来哪有一个简单,连你们都不是稀有的飞鹤一族吗?”

秦长老想了一下,确实如此,自己当时一批人哪一个不是比较特殊,寻常根本入不了老祖的法眼。

以很早之前老祖的性子,还不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说不定还有一些无法让外人知道的同伴也被抓住,很可能关押在其他处,可惜他们没有时间探索这里。

里面出现如此重大的事情,外面的人肯定会想办法加快传送阵的恢复。

“难道没有办法破解吗?”秦长老不死心的问道。

“有两种办法。”熊老想了一下才说道,“第一种是找到修为比较高,至少要比当初下个封印人水平要高,根据实力不同,花费时间也不同,可以为他慢慢一点点祛除体内的封印,哪怕是我也需要几年的时光。”

“那第二种呢。”对方肯定不会大罗巅峰去牺牲,最多也就是大罗初期。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别说几年,现在连几个月都没有。

“第二种,就是集齐五行属性的材料,只要放入额头,让他自己融入进去,自行慢慢化解封印,每解封一种,他的实力才会恢复一些。”

秦长老这下比较郁闷了,看来不管怎么,古争他都无法暂时恢复之前的状态。

“我这里正好有一块木属性的桑木枝,完全符合要求,暂时先给他,不管如何,不能让他这样手无寸铁。”秦长老叹了一口气,手里出现一个浑身绿芒的一块树枝。

在这里多少物资已经消耗干净,而且纯净的五行东西还不好找,自己这个还是从山谷里面带出来。

把那个树枝对着古争额头轻轻一点,只见古争额头一绿点突然发亮,一道绿线慢慢缠上了树枝,桑木枝身上的颜色也越来越亮,仿佛被那绿线引出自身的精华。

而秦长老也松开了树枝,任凭它悬浮在空中慢慢融化。

最后整个树枝化为一滩绿液,慢慢从额头渗入进去,而绿点再次隐身起来,仔细看去,原本里淡淡绿点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疤痕。

随着绿液融入他的体内,很快,一股微弱的气息从古争身上再次出现,秦长老大致感知一下,竟然只是相当于人间三阶水平。

秦长老摇摇头,刚才自己已经问了一圈,谁手里也没有五行属性材料,即使有一些拿出所谓的材料,可是纯度不够,必须要本属性达到极致才行。

暂时只能这样了,至少这样不用担心他出不去了,要不然还真不好说。

秦长老走向一旁,准备替换一下秦夫人的工作。

古争在秦长老给他融合一个木属性的材料时,突然发现其脑海中一个区域的异状几乎消失了,而且感觉自己对于脑中的控制大大加强。

其他地域的雷光风雪虽然也想立刻过来,可是中间仿佛立着一个透明的屏障,阻挡着他们,一道道实质化的攻击想要突破那道妨碍,可是全部无功而返。

古争见状,立马分出一部分神识,小心翼翼从那个区域,试探性的走了过去,生怕是一个陷阱。

自己知道现在外面没有意识,处于昏迷状态,现在正处于关键时刻,自己不能这样昏迷下去。

而熊老则是看着在一旁休息的雀鸟,感受她身上的气息,看着对方已经陷入沉睡当中,摇摇头。

“你这提前出来,不太明智,还是继续先回去休养一下。”

熊老伸手一抓,古争腰部侧面的有一个耸拉着的果皮,嗖的一下来到熊老的手上,外面皱皱斑斑,还有许多米粒般的凸起,十分难看,这种上面有一个巨大的裂缝。

只见它在熊老手上,一条红色的光芒从里面射出,正好笼罩住雀鸟。

雀鸟在受到红线罩住以后,明显感觉身体放松了许多。

然后雀鸟的身子不断的缩小,最后直接缩小到和果皮差不多的外形,身形一飞,直接被收了进去。

熊老手里发出一阵白色光芒,那果皮裂开的缝隙一点点自动合上了,雀鸟再次回到她之前的地方。

熊老看了看依然在昏迷的古争。

没有把雀鸟放回去,她打算把雀鸟带在身边,这次提前出来如果不好好休养,很有可能再也不到巅峰的状态。

为了她的未来,自己无论如何也会把她带走。

搞定这一切,熊老这才抬头看网四周,一个人满含笑容从石塔走了进去,很快就从通道成功的逃出了。

其他每个人都是信心满满,两边战场的胜利,让他们久违的笑容出现在脸上。

不论是山谷那边苦苦磨练,还是万年前一直和命运对抗到现在,都冲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而护法大阵那边,几个人影从外边也急速赶了回来。

“护使大人。”早已经回来得负责人一群人,现在只有几个人在之前通道处,在这等待着,希望护使大人能够带来好消息,其他人则是被集中在校场那边。

即使在多人的抱怨,负责人也当作没有听见,也强行执行下去,因为早应该被带回来的苏楠没有在这里。

要不是半路被对方劫走,这种可能性比较低,因为这个时候对方不敢出来,生怕死的不够快,即使没死逃脱不出去。

要不然那个朱峰两兄弟其实也和苏楠一样,背叛了大家,在半路直接没有回来,把苏楠给带走了。

怪不得他要主动请缨,护送苏楠回去,自己当时还鬼迷心窍的同意了。

当自己回来没有找到他们的时候,自己心里又惊又怒,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自己没想到吃了如此大亏。

可是谁能想到,那两个兄弟可是在这里万年之久,比自己还要早,或许很早之前就被苏楠给蛊惑了,这下谁能知道现在这里面还有有同伙,万一抱着舍身成义在造成一些破坏那就罪责大了。

现在负责人真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能忍受,坚决要把一些萌芽扼提前杀掉。

而中央潘璇地方只能等着护使回来才能上去,自己无法找到上去的方法。

他们没有等太长时间,看到护使回来得时候,心里面也是一提,因为最前面的左护法脸色黑的发紫,而且后面仅仅就剩几个大罗傀儡。

真是损失严重,不用猜都知道护使那边也失败了。

对着他们早已经回来,左护使也不以为意,当自己知道欧阳平死的时候,就知道那边的行动失败了,只希望别损失太多的人马。

却不知道,这一战损失他们万年的所有力量,导致后来差一点就放弃了这个地方。

“走,等一会在说。”左护使不知道苏楠之前已经被抓获,也被对方逃了出去,现在最主要的是去看看塔上的情况,潘璇千万别有事情,希望还来得及。

而右护使带着剩余的傀儡去了校场那边。

而负责人和旁边其他同伴有幸跟着一同登上了那座塔,别看负责人负责这里所有的事情,可是他一次都还没有进去过。

有了左护使的带路,大家风驰电掣来到最上面,直接看到潘璇正在地上昏迷着,还有一滩血液在地下,脸色苍白,看样是受了很重的伤,但是浑身的气息却异常的活跃。

左护使一个闪影直接出现潘璇身边,直接按住潘璇的肩膀查看,生怕有其他问题。

在负责人奇怪的眼光中,左护使着的眼中出现了笑意,甚至最后连原本阴沉的脸上,都已经露出笑容。

“护使大人,这时怎么一回事,潘小姐怎么了。”左护使是在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开口问道。

潘小姐受了重伤,而左护使还在发笑。

“潘小姐没有事,现在就让她在这好好休息。”左护使把潘璇扶了起来,把他放在一个灵气充足的地方。

“匣大人,你看潘小姐的气息,似乎进阶大罗了。”这时候身后一个人偷偷上前,对着负责人说道。

负责人一惊,赶紧再次打量着潘璇,脸上也出现了掩饰不住的笑容。

没错,这种现在情况,就是在潘小姐在一点点向着大罗出发,只不过非常缓慢,导致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来。

左护使也没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后大家一起离开了这里,负责人和左护使在会校场的路上。

“大人,我犯了一个严重错误,请您惩罚我。”负责人可不敢隐瞒自己的错误,这个时候才告诉左护使,苏楠的事情。

“这个也不怪你,就是我遇见那种情况下也会上当。”左护使只是沉吟一下就没有追究他的则,反而破天荒的安慰他一下。

这让负责人有些受宠若惊,严厉的护法竟然没有惩罚自己,看来都是潘小姐带来的影响,自己还以为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很快他们一群人都到达了校场,此时众人的情绪在右护使的安抚下,已经安稳了许多。

此时在校场中央已经摆出一副奇怪的水晶球,单独漂浮空中,外面晶莹透亮像无暇的水晶,而里面有一快漆黑的如同黑色宝石的圆球,从外面看上去,更像一个大一号的眼珠。

右护使看到左护使来到,只是点点头,不再言语。

随即左护使也来到另一侧,两个分别站好,同时举起了手腕,只见他们手腕一道红线隔开,两股血线直接浇在那个眼球上面。

那鲜血从外面开始渗透进去,原本有些透明的外边,开始慢慢变成红色,直到整个外面全部染成红色,两位护法才停止下来。

这下他们两个的脸色更加苍白,连环大战再加上放出体内的鲜血,让他们虚弱了不少,不过他们没打算在出去了,要不是最后熊老手下留情,他们都不一定本办法够回来。

此时这个水晶球已经通体红色,更加像一个红色的眼球。

只见两位护使眼中同时出现两道红色射线,连接在前面,中间黑色宝石突然扭了扭,开始动了起来,一团团红色的雾气开始在他前方聚集。

良久一道射线十分粗大的红柱直接从眼球发出,直接穿破虚空,瞬间穿过传送阵上方的红雾。

在经过红雾的增幅下,整个光柱在此增大的一圈,直接照射在天空那巨大的眼中。

“不能让他们好过。”左护使呢喃自语道。

这也是他们在回来路上商讨的最好办法,不仅可以跟对面施加更大的压力,迫使对面必须使用稳灵珠,只要对方使用了稳灵珠,那么对方就别想带走了,自己身上的压力也少了一分。

而且这个世界也能继续维持下去。

“咔嚓”

那个眼球裂成一块块,直接万千碎片碎掉了,中间的黑色宝石干脆直接化为一缕黑气消失不见。

左护使虽然也心疼这个东西,但是相比之下还是稳灵珠更加重要,要不然左护使宁愿放对面逃跑,也不会使用它。

如果仔细看的话,两位护法的哥一只眼睛其实已瞎掉,现在只是幻术掩盖住。

借助对方引来的云雾,可以加大此次法术的威力。

天空的巨眼在收到红色光柱的时候,粉色的外观也直接也变成了红色,一个巨大的光柱从眼里直接涌出,直接射在眼红色传送阵的上方,那里正有一团红色圆圈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