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驭夫呈祥 > 第455章 不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床上虽铺着厚厚的垫子但是她还是被硬硬的藤椅砸着了。她气呼呼的将藤椅推到地上,忍着疼嚷道:“你发什么疯?”

“我就是疯了!”齐安歌一脚将藤椅踢到了一旁,上来就将她压在了床上照着她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一口恶狠狠道:“你再敢说一次你要嫁他,我就咬死你!”

“你属狗的!”她想去揉被咬疼的地方硬是抽不出手。

齐安歌的身子要比她重很多整个的压过来,她很快就觉得胸口憋闷:“起来!压死了!”

“那你还说不说了!”齐安歌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问。

“你起来!我喘不过气了!”她不由的就咳嗽起来。

齐安歌微微抬了抬,单臂支撑着身子气道:“你告诉我!还说不说了!”

“好好!我不说了!”她连咳嗽了几声无奈道:“我不都已经嫁给你了嘛!”

“那不一样!”齐安歌依旧瞪着眼睛道:“你说你嫁给我是不是因为他是你哥!如果他不是呢?”

又绕回来了!她望着齐安歌微微愣了片刻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齐安歌身子一僵一把抱住了她……

两人一番亲热之后才发现天已经全黑了。

晚风拂过,她躺在齐安歌的臂弯里柔声道:“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你生那些闲气做什么?这是最后一次了。你下次再这么胡闹,我可真恼了。”

“嗯……”齐安歌懒懒道:“那要看你待我如何了……”齐安歌说着话,手又在她身上不停游走:“我想试试……”

她一把握住了齐安歌的手:“行了,红英怕是要来了。”

齐安歌歪头蹭了蹭她的脸颊笑道:“他来了又如何,他孩子都有了还怕这?”

“起来起来!”她推了推齐按歌:“总不能躺着见面吧。”

两人穿戴整齐透过窗户就见荷花池对面有灯光由远及近。

齐安歌缓缓的点上了房内的烛火。见她脸蛋红扑扑的坐在灯下不由笑了:“仙仙,方才一战你可满意?”

“我饿了!”她撅嘴道:“也渴了。”

“哎呀!”齐安歌一把抱住她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说他们怎么不给我们饭菜茶水?还是见我们关闭了房门就不管了。还是他们敲了门我们没有听到?还是他们听到了什么……”

她方才是忍着的但有几次还是忍不住发出来声音,此刻听到齐安歌如此说,一把扯住了他的耳朵:“谁让你……”

“我什么?”齐安歌不顾耳朵疼继续笑道:“我怎么了?哪里做的不好吗?你说嘛,我好改呀……”

“别说了!”她提醒道:“我们还是带上面具吧!”

“好!”齐安歌也听到了外头的脚步声连忙将人皮面具递给了她。

很快就传来了敲门声。

齐安歌上前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个身穿黑色绸缎身体微胖的男子领着四五个随从站在了门口。

那男子眉眼虽是红英,却比红英要胖出许多。

五年的时间而已。

怎么就胖成这样了?

红英未语先笑:“让贵客久等了。备了薄酒淡饭,还请贵客不要嫌弃。”

面前的红英一脸的虔诚和好客丝毫没了之前那个冷血杀手的俊逸和寒意。

她的脑海里不停的浮现出初见红英时的惊艳。

岁月真的是会改变一个人的。还改变的如此彻底。

“快!”红英对着身后人说道:“快给贵客摆上,这么晚了,怕是要饿坏了。”

随行的店员提着食盒逐一摆好便退了出去,独留红英坐了下来。

“二位快快请坐。”红英满脸带笑:“二位既是为赤血果而来就不是外人有话不妨直说。”红英说着不由看了看两人笑道:“两位既然不以真容相见,红某也不多问,有话直说,红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哪里还是当年那个少言寡语性情怪异的杀手红英,坐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个商场的老油子啊。

“齐安歌坐下笑道:“先感谢店主的慷慨了,连店钱都免了,真是感谢了。”

“这有什么了!”红英笑道:“往来的都是人物,红某力薄能为贵客尽点心也是好的。但凡贵客记得红某就好。”

“红……”齐安歌咬住了脱口而出的堂主改口道:“店主请问您还有赤血果吗?我们家姑娘体弱多病,大夫说有种神奇的果子可以让她延年益寿。”

“很抱歉!”红英连忙起身道:“此果虽好但是坏处也很明显,早已绝踪了。红某没有了。”

“坏处?”齐安歌连忙问:“什么坏处?”

“赤血果乃纯阳之果,药效霸道。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提升内力的果子。只是女人吃了就破了阴阳平衡之气。简单的说若是姑娘家吃了此生就不能再生孩子了。你们姑娘若是还要嫁人生子就不要想着这个果子了吧。”

“当真?”齐安歌半信半疑道:“只是不能生孩子?对寿命什么的可有影响?”

红英连忙笑道:“这果子自然是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这一点贵客放心好了。就是女子吃了不能生孩子罢了。”

“你……”齐安歌心里愤愤道:那你当年怎么不说!

“贵客可还有什么想问的?若是没有红某就不打扰贵客用膳了!希望用膳愉快!”红英起身行了个虚礼便走了。

见红英出去关好门,齐安歌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他肯定说谎了!我们还是找顾世钊瞧瞧再说。他一定有办法的。”

“你还是介意的?”她望着齐安歌淡淡道:“你若是介意还不迟的我们……”

齐安歌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不许再说那样的话了!吃饭!你不是饿了吗?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们明早就走!”

红英已经回到了房中,见两个小儿已经在妻子的安抚下入睡了。红英笑着捧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夫人此行我又寻到了一枚果子,你吃了了再服一枚冰晶果我在为你推推学位。”

“当家的你歇歇脚吧!”红夫人低声道:“一枚果子而已何必这么。着急吃?可是又要急着走?不能多留几日吗?他们两个都好几个月没见上你的面了……”

“那好!”红英将果子举到她面前:“明日等他们醒了见了面我再走!你服下!咱们该有个女儿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