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科幻 > 次元经纪人 > 第外章 63 真相的探寻者们(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外章 63 真相的探寻者们(上)

根据系统的说辞来看,‘第一任宿主’作为第一个发现真相并且采取行动的人,他必定会留下重要的情报,毕竟顾武至今为止经历的一切都是从‘第一任宿主’手中开始的。

假设一下,如果顾武是‘第一任宿主’的话,当知道自己在未来必将败北的时候,不可能安安分分等待终结的到来,而是会采取一些行动行动来改变既定的未来,扭转败北这个事实。

对于这一点,顾武认为过去的‘第一任宿主’大概率抱有同样的想法,因为没有人愿意接受一个注定会失败的结局吧?

在此基础之上,知晓了真相的‘第一任宿主’不会坐以待毙,只不过选择反抗的他为什么要在这个世界留下东西呢?

很可能跟安兹接触过的‘第一任宿主’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和安兹相遇,他留给安兹的东西是什么?最后失败的原因又是源于何处?

这些问题就目前来看十分复杂,毕竟里面牵扯到了历代宿主的事情跟顾武的过去,想要弄清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必须前往目的地调查那个遗留下来的物品才行。

而现在顾武和安兹等人就朝着‘第一任宿主的遗留物’前进,那个东西被安兹放在了偏僻的林海深处,足以证明他察觉到了那个玩意儿会带来糟糕的影响。

对之后的一切表示期待的顾武也联想了一下目前掌握的信息。

系统说过,顾武曾经就是一个胜利者,一个通过了试炼,拥有了力量的胜利者;在这个大前提之下,为什么过去的自己会创造出这么多的麻烦,同时还让自己重复了一遍试炼,实在是有些说不通。

如此想着的顾武正在空中移动,没有立刻传送过去。

之所以有些费事,原因在于安兹存放物品的地方是一个蕴含着大量地脉魔力的区域,这让那里的魔力紊乱,无法用传送魔法完美地接近过去。

空中的顾武思考着发生战斗的对策,而此刻的安兹也在高空跟顾武搭话。

“果然对于那些人来说,击败了最强之敌的英雄就是下一个威胁了,这个世界跟我们的世界一模一样,硬要说区别只是更加直接地体现了现实的残酷而已。”

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而强者还拥有决定后者生死的权利,因此就连虚假的平等都不存在。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安兹先生也把他们想象得太过理想了,那群家伙和棋盘上博弈的棋手一样,没用的棋子就是诱饵,可以随时抛弃,有用的棋子则是尽可能抓在手里。”

“的确如此,对于他们而言,无论是过于强大的敌人还是实力超高的友军,只要其中一方消失,他们就会将注意力跟警惕心放在剩下的人身上。”

被忌惮的恶魔已经失败,那么剩下应当注意的目标也就只有安兹了,里·耶斯提杰王国的王族们肯定都抱有这样的想法。

那个在位多年的兰博撒三世可不是白痴,他知道怎样拉拢强者和控制敌人,不过可惜的是他们的计谋在顾武和安兹这样的穿越者面前没有多大的意义。

这就像是聪明无比的步兵只能够用手枪和坦克战斗一样,无论他们怎么做,都不可能取得胜利。

实力限制了他们计谋发挥出来的效果,在这样的前提之下,顾武和安兹可以轻松地占据优势地位,从高处俯瞰这些妄图反击的家伙。

“不过那位公主和「苍蔷薇」的人都很聪明,她们做出了十分明智的选择,如果是换做其他人的话……因为高傲的自信心和不服输的精神,一定会选择抗争吧。”

“有句话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有的家伙就是那么固执的人,非要一巴掌打在他们的脸上,才会认同自己的失败和弱小。”

而聪明的人早已知道选择妥协来保全自己的力量,哪怕此刻屈服于对方,至少日后还有反抗的资本。

这让的做法让顾武想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德国,它的投降保证了战火没有燃烧到本国的土地,虽说战争中的损耗十分惊人,但他们仍旧拥有恢复的基础设施。

“现在该我提问了,顾武你所在的异世界是个怎样的世界?”

“这个问题啊……我想安兹先生可以这么理解,首先是现代社会的背景,然后往里面加入游戏的不同种族的设定,以此来组成一个复杂而且带有一定风险性的世界。”

“你的说法很好理解,听起来十分有趣,毕竟现代世界这个背景注定了不会无聊,那些现代科技我已经好久没有接触过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魔法世界的很多玩意儿比起科技有趣多了吧,而且十分便利。”

顾武以前说过不要依赖魔法,可魔法的便利仍旧是无法否定的事实,它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派上用场,而且不用消耗电量。

“你所在的世界我是明白了,那么你又是如何穿越过来的?没有任何限制?”

“限制么?至今还没有遇到过,硬要说的话。”

看着前方的银发少女的背影,顾武回忆道

“以前遇到一个世界本身设置下的限制,其内容是:当有人使用不属于世界本身设定的力量的时候,就会遭到世界的排斥,甚至是引起崩溃。”

“‘不属于世界本身设定的力量’?意思是我在没有魔法的世界使用魔法的话,依照那个设定,就会被排斥?”

“说的没错,而且不只是单纯的排斥,还可能会因此丢掉性命,毕竟世界否定你的存在,会将你丢在一个没有任何东西的虚无空间当中。”

“听起来十分棘手啊。”

“正是如此,所以那时候的战斗可是相当的辛苦,好在那也只是‘异世界的不同特性’,并非‘共通的设定’,否则我在这个世界使用超能力的话就会被排斥。”

听到顾武这么说,有了兴趣的安兹不由得追问道

“你还会使用超能力?”

“不算是,只不过我认为跟超能力没有多少区别,因为那些能力没有‘使用魔力’的前提。”

“那样的解释的确没错,不动用魔力的技能归类为超能力……既然如此,你口中提及的‘第一任宿主’也可能是超能力者了?那么他使用技能的时候,我们可能什么都察觉不到啊……”

安兹是一名魔法师,因此擅长有关于魔法的一切,可对象若是换成了超能力者,完美规避一切的把握也会降低不少。

“‘第一任宿主’留下的麻烦如果跟顾武你的力量一样棘手的话,我认为我们有必要从长计议接下来的行动。”

在行事方面,实力强大的安兹比起顾武谨慎多了。

只不过原作中和空气斗智斗勇的安兹现如今要跟顾武一同面对‘第一任宿主’,而该宿主留下来的物品,很可能隐藏着秘密和陷阱。

针对这个问题,安兹不免产生了疑惑。

“那位‘第一任宿主’究竟是希望自己的东西被发现呢,还是不希望被发现呢?”

“在提及这个问题之前,安兹先生不是应该详细说说跟‘第一任宿主’的相遇过程?”

安兹点了点头,他也认为有必要跟顾武谈谈。

“接上过去的发言内容,为了巡逻周边区域而行动的我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位‘第一任宿主’;浑身是伤的他像是个无事人一样在那片区域游荡、走动,没有表现出痛苦,也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面对一个表现如此奇怪的家伙,再加上是纳萨力克的周边区域,安兹当然不可能放任这么一个人到处乱跑。

“在拉近距离之后,我可以确认他跟我一样是穿越者,因为他的身上穿着颇为现代的服装。”

安兹向顾武大概描述了一下。

上本身是残破的夹克跟红色内衬,下半身稍宽的牛仔裤,脚上则是穿有马丁靴,手臂、胸口、腿部、脖颈跟脸颊都有不少的战斗痕迹,证明了他在过来之前和某个敌人接触过。

望见了设想中的穿越者,安兹也第一时间过去搭话。

不过在安兹开口之前——

“我移动了过去,准备表明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对方立刻将目光锁定在我的身上,随后露出了不知何意的笑容,整个世界也在同时发生了改变。”

“改变?”

“是的,我所在的空间好似都被他支配了一样,彻底扭曲起来,甚至是让魔法术式也受到了干扰,不过我一直都有装备的最高等级的道具发挥了效果,瞬间屏蔽负面干扰的同时我进行了传送。”

安兹虽说没有表情,但从他的口气变化来看能够肯定他严肃了起来。

“传送结束的当下我把对方判定为不可接触,准备着手进行压制,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盒子飞到了我的面前;盒子的运动轨迹早已被我捕捉到,因此我提前移动,结果……那个盒子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木质物品。”

“如此说来,是‘第一任宿主’攻击你之后又主动给你的?”

“正是那样,毕竟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抢走盒子的念头,只是为了镇压对方而行动,对他持有的盒子没有任何兴趣。”

“安兹先生打开了那个盒子么?”

顾武一问,安兹也立刻摇头。

“将盒子扔给我的‘第一任宿主’一秒钟后又发起了攻击,他的第二次攻击不是支配空间将其扭曲,而是控制了头顶的天空……因此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从云层之间猛地飞扑而出,我也遭到了来自于天空中的巨龙的突击。”

“巨龙啊……”

“十公里。”

在顾武念叨着的时候,安兹说出了这样的数据。

“那头攻击我的巨龙的长度有十公里,因此在那一击之下,大陆的板块甚至因此碎裂,形成了峡谷。”

“比起想象中的还要夸张呢……真亏安兹先生可以活下来啊。”

“奇怪的是那个被扔出来的盒子仍旧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想肯定是‘第一任宿主’故意交给我的吧。”

说到这里的安兹还回忆到了其他的场景。

“那之后雅儿贝德他们对现场进行了数次勘察,都没有再次发现‘第一任宿主’的踪影,彷佛不曾存在过一样。”

“然后安兹先生就把威胁人物的盒子当作‘危险物’放到了林海深处,对不对?”

“毕竟‘第一任宿主’让我见识到了开天辟地的力量,这种力量如果不是他自身具有的,那么就是道具带来的,如果那个盒子当中隐藏着恐怖的力量,我可不想要随便打开啊。”

安兹很谨慎,危险人物的东西自然不可以随便触碰。

“没有任何留言吗?”

“也不是没有。”

这么回应顾武的安兹陷入短暂的思考,然后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抬起了在空中低下的头。

“‘第一任宿主’在第二次攻击我的时候,似乎要说过……‘我背叛了’这样的台词,不过也可能是‘我被背叛了’,那时候根本无法听清楚。”

“背叛……”

指的是第一任宿主跟他的同伴的关系?

在顾武思考的时候,安兹望向了前方。

“顾武,我们要到了。”

————

两个人聊得起劲的同时,前方的两人也开始了少见的对话。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娜贝这么说着,一侧的阿尔泰尔也看向了前方,此刻一股强劲的风流吹拂而来,带着呼啸声穿过现场后往远处飞去。

阿尔泰尔也在此刻把视线放在前面。

“这里是发生过地震吗?”

视野之中,是将整片广袤森林一分为二的巨大峡谷。

这个峡谷犹如这颗星球上被撕裂的伤口一般,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在那片幽邃的黑暗中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就是目的地么……”

阿尔泰尔再度意识到穿越者的强大之处。

这些离开了原本世界的强者们,究竟在追寻着什么呢?

问题的答案,也许可以在不久之后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