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陵安去了哪里?

她去了结金尔谌的性命!

金尔谌没有想到秦王这么没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败了!

他更没有想到,白狼国会突然撤兵,北边的战争突然就不打了!如此让容非有了喘息之机,派兵南下围剿秦王。

他本来想南下,回九襄!

可马上又得到消息说九襄南锣旧部的叛乱已经被陈江平定了,他若是现在回去,很可能是自投罗网。

他仔细思量后,决定先去罗番城,至少罗番城是安全的。

他从古玉塔出来时一路往雍城而去。

到了雍城,夜已深了,带着晴空等女找到客栈休息。

他要了一间上房,客栈的小二将他领到房间。到了房间,小二赶紧下去了,他推开门缓缓进去时,就隐隐不对劲。

他刚要走,房间的烛火亮了了,他心口一滞,缓缓转头,便看到陵安坐在圆桌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陵安,又恢复了一头银发,她神情清冷,看着有几分可怕。

他心一沉,他太大意了,竟没有发现自己被陵安盯上了。

“金叔叔,是不是没想到你还会见到我?”陵安开口。

金尔谌十分紧张的看着她,他知道现在想逃也逃不掉了。

“你寻了一个假圣女假扮我,让一众银族人替你卖命,让银族年幼的女了做你的稚奴,你倒是很精明。”陵安道。

“是你忘记了仇恨,是你辜负了你父亲当初对你的期望。”金尔谌道。

“父亲从来没有说过,要我完成他的期望。”陵安道,“父亲死前都在说,我做我想做的事情便可,是你想利用我复国,分明是你用心险恶!”

他的确是,他也不想分辩了!

陵安倒也不生气,她又道:“其实你待我也有恩情。”

“……”金尔谌心底发毛,他能感受陵安身上散发的寒意,陵安想杀他。

“当日我父亲被擒,是你带我逃走的,否则我亦不知命运如何?当时我年幼,满心的仇恨和无助,是你在我身边,我才能坚持下去,这份恩情我一直记得。”陵安道。

“你记得我的恩情就好。”金尔谌道。

“所以我一直想,我要不要杀你呢?但我只要想到那夜,你利用晴空等人害我性命,又让晴空等人假冒我,让银族人为你卖命。我又想,绝不能留你性拿命。”

“你以为你可以杀我?”金尔谌道。

“娘子,不要跟他说那么多啦!”

一直在暗中的阿青有些不耐烦了,他插鱼的功夫是整个海尾村最厉害的。手里一个小鱼钗,直直的朝金尔谌插去。

那鱼叉被金尔谌挡开了,哪知他挡开了这一下,陵安一个匕首朝他投去,扎破了他的喉咙。

金尔谌睁大眼,呼吸开始变得困难,手捂着脖子处。

他震惊的看着陵安。

“你非死不可。”陵安缓缓起身。

“娘子,我们走吧!”阿青说。

陵安点点头,就见阿青毫不犹豫的推开金尔谌,两人出了客栈。

此时月亮当空,他们出了金尔谌房间,却见晴空和晴天二女过来。

二女看到陵安时,都怔住。

“晴空,你这些年假扮我,倒是假扮的很像。”陵安道。

晴空看了一眼房间内,见到金尔谌已倒在地上,血流满地。

“是你忘记了我们的初衷。”晴空说。

“是你,想置我银族于死地。”陵安说。

“那我先杀了你!”晴空和晴天一起上。

“娘子小心,我保护你。”阿青将妻子挡在身后,手里拿着一把玉叉,朝二女攻去。

阿青没学过武功,可是他从小就在海上,他长年捕鱼,竟自己练成了一套叉鱼的功夫。

又听他说,他早年遇到过一个老者。老者在海尾村住了几天,教了他几天调息的方法。

如此,他叉鱼有了章法,二女竟不是他的对手。

阿青的性子很直,他知道这些人都是伤害过娘子的仇人,下手一点都不留情,竟将二女杀死在客栈的廊道里。

他以前杀过海盗,对杀坏人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

“娘子,我们走吧!”

陵安点点头,二人出了客栈。

出了客栈后,一抬头却见月亮在云中隐去,天上竟开始下起了雪来。

“娘子,下雪了!”阿青给她系紧了披风,牵着她的手在雪夜下往前走。

“娘子,我们现在去哪儿?”

“我想去一趟罗番城,无论如何,我要对我的族人有所交待。”陵安说。

“我陪你去。”阿青说。

“阿青,我让你离开你的家乡,你的亲人呢!我对你不好!”陵安说。

“谁说你对我不好,咱们又不是不回去了,再说了娘子也是我的亲人,以后娘子在哪儿,阿青就在哪儿?”阿青说。

陵安笑了,以往她遇到长乐,觉得世间还有美好的地方,

如今有了阿青,才觉得在人世间活着,也可以很快乐。

“咱们以后还回去,等我回罗番城交待完所有的事情,我们就回去,回海尾,你捕鱼,我晒网。”陵安说。

“雪下的大了,我背娘子吧!”阿青说着,蹲下了身。

陵安看着阿青宽厚的背,毫不犹豫的趴了上去。

阿青背起了她,两个人一步一步往北而去。

东安城内

宁毅收到了消息,赶紧进宫跟皇帝汇报。

“发现了金尔谌,他死在雍城的一家客栈,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两个银族女子。”

皇帝微微意外,金尔谌就这么死了,他还以为抓到他,要费很大的劲。

“应该是陵安杀了他吧!”阿赤说。

“也只有他,在现场找到一把鱼叉,一把匕首。”宁毅道。

阿赤不由笑:“阿青的鱼叉功夫很是厉害呢?当初能迅速的占住苇州港,就的就是他的鱼叉。”

“也不知道陵安接下来去哪里?”皇帝不由说。

“也许回海尾村,也许去罗番城。”阿赤说,“不过那不重要,她大概不想我们找她,皇兄,我们也不必再派人找她。”

阿赤想起那日在苇州,陵安赶了回来,和他有过一次交谈。

阿赤让她叫自己小叔叔,陵安却不应声。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