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异能小神农 > 第324章 吊打金丹境高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24章 吊打金丹境高手

“看在我女朋友为你求情,看在你还有悔过的份上,就饶你一命。”张斌竟然突然改变了主意,邪笑着说,“不过,活罪难免。”

说完,他就使用青木长生诀上的秘法,在阵盘的配合下,封闭了费逸明的丹田,也封闭了他的精神力。

让他没有办法调动真气,也没有办法使用异能。

然后他就用锁链把他高高地吊在村里的那一棵大榕树上。

费逸明一脸惊慌,“张斌,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等天道门的高手来领人啊,如果他们做出让我满意的赔偿,再拿出一笔赎金,我会放你的。否则,你就只能在树上变成干尸了。”

张斌邪笑着说。

杀死对方对他没有任何好处,但如果可以换取到一笔资金或者修炼资源,那才是最划算的,也才是聪明之举。

费逸明彻底地傻眼,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天啊,张斌就是一个疯子,竟然真要和天道门对抗?还想要天道门做出赔偿?还想天道门拿出赎金?他当他自己是绑匪不成?他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不怪他如此震惊,主要是因为天道门太过强大了,那是多个门派的高手组合成的门派。

等于是华国所有修真门派的联合体,等于是修真门派联盟。

完全可以这样说,道义门就是世界各国最强大的组织,也是华国震慑世界各国的核武器。

但是,区区一个小农民,竟然要挑战道义门的权威?

这怎么可能?

这是疯子才敢做出来的事情。

张斌定然已经疯了。

不过,他心中反而暗暗高兴,因为张斌虽然疯了,但没有杀他,否则他死得太悲催了。

而只要道义门知道了这个情况,定然会派出高手前来,那张斌就玩完了,而他自然也获救了。

“姐夫,你有没有把握?”

柳若梅很担心,严肃地问道。

“老公,是不是有别的好办法解决问题?不要这样蛮干?”

柳若兰委婉地说。

“现在不是我蛮干的问题,而是不管我怎么做,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张斌说,“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对于他而言,这虽然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但也是一次极好的机遇,只要他展露出一个无比强大的太清门,今后就不会有人敢打他的主意,更不会有人敢来欺负他。

说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是看拳头,拳头大,就让人忌惮,不敢来欺负你。

然后张斌对众多一脸古怪的村民说:“诸位父老乡亲,你们不要为我张斌担心,一切都会安然无恙。都去做自己的事情。”

众多村民也就心中大安,他们可不知道道义门强大到什么地步。

他们只是知道,如今的张斌可以对付金丹境界的高手。

没有看到,他连手也没动,就让御剑飞天而来,不可一世的费逸明就跪下了吗?

或许,张斌已经是世界上最强的修士。

没有人敢再来欺负他。

等村民散去,张斌也不理会费逸明了,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直接就去了实验室加班,检测众多植物的药性。

他要尽快把大青山的植物检测完毕,期待早日炼制出长青丹和霸体丹。

如果寻不全药材,他还要去世界各地寻找新的植物检测药性。

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关系到他和众多宠物能不能快速强大起来。

张斌一走,红丫就带着一大群鸟儿飞过来了,落在费逸明头上的枝桠上,然后就不停地拉屎,鸟屎如同雨点一样地坠落,落在费逸明的头上,鼻子上,脸上,身上。

现在的红丫已经有万鸟之王的风范了,可以号令无数鸟儿。

它这是在用它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愤怒。

“这倒霉的鸟儿,怎么全到这树上来拉屎?而且专门拉到我身上?”

费逸明气得差点吐血,他嘴里愤怒地喊:“滚开,快点滚开。”

但是,鸟儿不但没有飞走,而且更是肆无忌惮,有些还专门降落在他的头上,直接拉屎在他的头发里面。

有一种不知名鸟儿,拉出的屎奇臭无比,让费逸明连连呕吐,差点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

“嘻嘻嘻……”

“咯咯咯……”

一些小孩看到了,他们都怪笑起来,笑得差点岔气。

他们和红丫是好朋友,因为红丫不时来村里玩儿。

现在看到红丫在捉弄费逸明,他们自然很开心。

甚至,他们还兴奋地鼓掌,给红丫加油。

红丫更是得意了,召唤来更多的鸟儿,把鸟屎继续如同雨点一样地落在费逸明身上。

所以,很快,费逸明就成了一个屎人,全身都被鸟屎包裹了。

他连话也不敢说,只能紧紧地闭上眼睛,闭上嘴巴。

刚才他就是愤怒地骂了一句,就有鸟屎落进他的嘴里了。

此时此刻,有一辆吉普车快速地往三岔河村驶来,开车的就是特动队异能小组组长覃永浩,他还带着两个队员。

他的脸色很严肃,他是接到赵大为和罗承亮的电话,快速地赶过来阻止不好的事情发生的。

“希望费逸明来得比我慢,否则,可能真会出问题。”

覃永浩在心中嘀咕着,把车开得飞快。

他清楚地知道,如果张斌不接受道义门的处罚,那真就要发生血战,张斌被杀死的可能性相当大。

因为他的底细费逸明都知道了,而他不知道费逸明的底细。

而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和他催眠了马如飞得到了张斌的情报有天大关系。

他没有想到,上面竟然会如此做。

“组长,你看,榕树上吊了一个人。可能就是张斌。”

一个队员眼尖,大喊道。

“活的还是死的?”

覃永浩紧张地问。

“似乎还活着。”

那个队员说。

“活着就好,看来,费逸明是来过了。但他太过份了,处罚了张斌也就罢了,还把他吊在树上干什么?”

覃永浩愤怒地说。

“是啊,张斌其实没有做任何错事,一而再惩罚他,简直太过份了。”

另外一个队员也是附和说。

“闭嘴,这不是你们可以议论的。”

覃永浩大喝一声。

很快,他就驾车来到了大榕树下,他们三人跳下车来,瞪大眼睛看着吊在树上的费逸明,因为费逸明被鸟粪包裹,他们自然认不出来,还以为真是张斌。

所以,覃永浩义愤填膺地大喊道:“张斌,张斌,你还好吗?费逸明那个王八蛋太过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