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奇幻 > 进化之眼 > 第1244章 袁本初(为盟主:garyhihiture加更2/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44章 袁本初(为盟主:garyhihiture加更2/3)

袁绍当即展开诏书观看。

这封讨贼诏书,是汉献帝仓促之间写成,和衣带诏的内容区别不大。

在后面,加了国贼凌迫,杀害贵妃的字眼,最末号令天下群雄,共击曹操,多有封官。

比如封刘表为卫将军、刘璋为车骑将军、马腾为骠骑将军、孙策为征南将军等等。

袁绍本身就是大将军,位列三公之上,封无可封;不过汉献帝也许是看在袁熙的面上,加封袁绍为大司马。

大司马是汉武帝为卫青所设,格外表示荣宠。而东汉光武帝时,便撤销了大司马封号,现在汉献帝脑子一热,又把这个尊号重新抬了出来。

白晓文也没办法,汉献帝要在诏书上写什么,他可管不了——他现在还处于博取汉献帝信任阶段,当然不能像曹操那样,随便在诏书上写什么,让汉献帝变成盖章机器。

白晓文的袁熙身份,也被汉献帝专门提了一笔,称袁熙打破许都,其功甚大,特擢为征北将军,兼领豫州牧。

这里就要说一下三国位面的军职了。

大将军位列三公之上,下面自然就是三公:太尉、司徒、司空。

大将军之下,是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和卫将军,比三公略低,但又比九卿略高;再往下就是前后左右四将军,位比九卿。

以上三级军职,可以看成是“中央军职”。

另外还有“四征四镇”、“四平四安”的军职,可以看成是“地方军职”,论理是比九卿低一些的。

但由于三国乱世,军制混乱在所难免,四征将军往往是某个方面军的统帅,重要性和地位都大大提升,不好和中央的三公九卿相比。

在四征四镇四平四安的体系中,“征”字号的军职最大,“镇”字次之,其余类推。

白晓文被封为征北将军,已经是破格擢升。至于豫州牧的封赏,也是汉献帝的私心作祟。

豫州是谁的地盘?曹操。

任命白晓文为豫州牧,汉献帝是想让白晓文坚守许都,和曹操拼命。

此外,白晓文还是袁绍的儿子,在汉献帝看来,儿子跟曹操拼命,当老子的岂有不助拳之理,势必跟曹操拼个你死我活。

袁绍看过诏书,又从李淑仪那里接过了袁熙的家书,略略看了一遍,基本上都是解释为何出兵袭击许都,以及后续的一些建议。

其实袁绍心里还是欢喜的,先不说白晓文出兵是否得了他的同意,能抄了曹操的老巢,就是大功一件,任谁也无法否认。原本僵持的战局,很可能会出现一面倒的情况。

此外,汉献帝加封他为大司马的诏书,也让袁绍感觉倍有面子。

坐在案前,袁绍捋须笑问道:“诏书和显奕的书信,都传示诸位观看。”

众谋士看过之后,纷纷恭喜袁绍,对于白晓文,自然也是称赞不已。

军帐之中,一片欢乐祥和,但还是有人不爽的。

不爽的自然就是袁尚,他的心里已经敲响了警钟:二哥最近,太能搞事了!

这么上蹿下跳,究竟是要干什么?

以袁尚的思维,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性:袁熙志在立嗣之争!

原本袁尚要和大哥袁谭争夺立嗣,靠的是“立贤”的说法,可以稍稍抗衡“立长”的惯例。但现在袁熙横空杀出来,立贤也没了袁尚的份!

袁尚的心中,立刻就把二哥袁熙列为最大威胁。

想要跟大哥袁谭相争,就得先斗垮二哥!

袁尚频频向逢纪示意。

殊不知,逢纪也在心中苦思。但是诏书和白晓文的书信,都无懈可击;袭取许都的大功,完全可以掩盖私自出兵的罪过,他又拿什么来攻讦呢?

袁绍虽然耳根子软,但又不是傻瓜。现在正是袁绍的兴头上,逢纪若是无中生有的攻击袁熙,必然会遭到斥责。

逢纪只能尽力上一点眼药:“主公,许攸前几日似乎提议袭取许都?算算时间,似乎正和二公子出兵的时间吻合啊。这几日又没有看到许攸,莫非……”

袁绍脸色一僵。就在数日之前,许攸劝他派轻骑袭击许都,他因为许攸的子侄在邺城贪墨不法,拒绝了许攸的献计,还把对方大骂一通,这些日子都没见到了。

现在袁熙用事实证明,许攸是对的,他是错的!

难道说,袁熙是采纳了许攸的献计,才奇袭许都的?

这岂不是说我袁本初有眼无珠,不识良计?连儿子都不如?

袁绍越想越有可能,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起来。

沮授开口道:

“不可能。幽州兵马奇袭许都,路途遥远,必须事先筹划多日,才可成行。按照时间推算,许攸献计不纳,与二公子兵出幽州,时间上几乎一致。设使许攸因献计不成,转投二公子处,必然需要数日以上的筹备时间,到现在都不一定能出兵!更遑论取得战果。

“所以我断定,二公子奇袭许都,必然不是靠着许攸献计,只能说英雄所见略同,许攸与二公子在奇袭许都的决策上暗合!”

沮授说的是没错,不过袁绍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好一个英雄所见略同,那我是什么?草包么?

帐中的气氛,随着袁绍的脸色,变得僵硬了起来。

逢纪瞥了一眼沮授,心中暗暗嘲笑。你沮授空有智计,不会揣摩主公的性情心思,又有什么用处?

就在逢纪想要添一把火的时候,忽然李淑仪开口了:

“主公,公子遣末将送信时,曾有一言,劝主公谨慎防守,不要轻敌妄动,以防曹贼狗急跳墙。”

袁绍嗯了一声,挥手道:“你且下去吧!这里是高级军议,你一介偏将,没有资格在此。”

在李淑仪退下之后,沮授说道:“二公子所言极是……”

“慢来,”袁绍挥手止住了沮授,“曹军本就粮食短缺,现在许都被破,形同丧家之犬。若不趁此机会猛攻,又怎能扩大战果?小儿辈一时侥幸,用奇兵成此大功,但真正到了战事大局,还是欠了些思量。”

逢纪一脸钦佩:“主公英明!”

一群吃瓜谋士也跟着附和。至于帐中武将,出谋划策本就不是他们所长,自然是人云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