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吾主的伟力,又岂是尔等可以抗衡的?当年若非你们愚蠢地与吾主为敌,又何必会落得现在的结果呢?”影子化身毫不在意辛丽雅那浮现杀意的视线,笑哼哼地说道。

“你这家伙!”

辛丽雅心头怒火瞬间就升了上来,恐怖的灵压骤然爆发,素手一抬,一枚晶莹剔透的水蓝色的利刃就浮现了出来,蓝盈盈的锋芒对准了影子化身,随时都可能激射而出将那影子化身轰杀。

大厅里的其他精灵王,也都是面色极其不善地蹬着梅菲斯的影子化身。梅菲斯那根本可以说是挑衅的话,真的是已经激怒了他们。

“真是的,我这次来可不是想打架的啊。”见此,影子化身嘴角一咧,忽然道:“这次,我代表我等魔神祭祀供奉的那位冕下前来邀请你们,可是真的很有诚意的哦,先给你们看个好东西吧。”

说着,它忽然轻轻一挥爪子,一个物件就被甩了出来,掉到了辛丽雅他们面前的会议桌上。

“那是什么?”

六位精灵王暗暗提高了警觉,同时扫了那个东西一眼,发现那是一枚不过半个巴掌大的透明瓶子,在瓶子的内部,则是有着一条冒着淡淡黑雾、时不时地会犹如虫蛇般微微蠕动盘绕几下、显得颇为诡异的黑色长条形的能量。

“此物,乃是我族的那位冕下送给各位的礼物呢。”见卡塞尔他们并未直接动手,影子化身便笑了笑,继续解释道。

“礼物?”卡塞尔看着那瓶中的冒着丝丝缕缕黑雾的漆黑小蛇,眉头皱起,冷声道:“呵……我怎么看,都觉得这好像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这个……”辛丽雅秀眉紧蹙地盯着那瓶子看了几秒后,忽然俏脸一变,道:“这东西,好像是传闻中的「魔种」吧?!”

“什么?!”卡塞尔他们闻言,也是瞬间脸色就变了。

众人再度仔细地感知了一下那瓶子里的诡异漆黑小蛇所散发出来的淡淡气息后,脸色都是变得难看了很多,齐齐转头死死地盯住了影子化身。

“居然拿「魔种」这种诡异的玩意儿当礼物,你们所谓的诚意就是这样子做的?!”索兰托满是讽刺地说道。

“果然,你们也都是知道的吗?”影子化身丝毫没有慌乱,依旧淡然地笑着道。

阿尔伯特此刻也是收敛了笑意,沉声道:“梅菲斯,自从这几年前梦幻国度将你们暗地里在各方势力地盘上培植这种「魔种」宿体的情报透露给各方之后,哪怕不怎么待见梦幻国度,但你不会以为我们真的会对这种情报的真伪都不确认一下吧?”

“算了,既然都知道,那么也好,省的我再多解释了。”影子化身无所谓地做了个耸肩膀的动作,然后笑着道:“没错,这份礼物,其实本质上也是一份「魔种」,不过你们其实可以放心,那位冕下给你们准备的并非这种普通的「魔种」,而是专门为了你们而特别制作的特殊种类哦,其效果,比起我族以前在各地培植的那些低等「魔种」可是强出了大多呢。”

“呵,不同?就算再不同,不也还是「魔种」吗?”辛丽雅冷笑着道:“你不会以为,我们还不知道这所谓的「魔种」的真实作用吧?”

阿尔伯特沉声道:“根据梦幻国度的提供的线索,现在各方势力也都已经通过各种手段进行了验证,得出的结论都很是相似——若是被「魔种」寄宿而成为其宿体,虽然可以获得类似于『魔神』的将他物吞噬从而增强己身的能力,从而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获得强大的力量,但没有人会蠢到认为这种东西不存在隐患!”

盖殴斯微微点了点头:“尔等与魔神,都绝非善类。所行必有图谋。”

影子化身听了后,看起来似乎有些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然后又摊了摊手,道:“好吧,你们这么怀疑也是正常的。但我等培植的这些「魔种」,确实是带给了无数人变强的机会,甚至有很多人都是因此而使得自身的实力得到了原本办不到的阶段性的突破,这一点,想必你们都是不得不承认吧?”

“那又如何?”卡塞尔不耐烦地呵斥道。

“那还不简单吗?”影子化身笑了笑,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几分蛊惑的气息:“既然那些使用的低等「魔种」的人都可以让自身的实力获得大幅度的提升,那么你们凭着面前的这份由我族冕下特制的高级「魔种」,不也同样可以做到吗?你们本来就只差真神之位仅有一步之遥了,如此继续突破下去,想要晋升到跟那木灵女王相同的层次也就并不难了吧?”

“可笑!那些都不过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就算这份「魔种」真的能助我们晋升真神,但恐怕到时候,用了「魔种」之后的我们也同样就会落入你们的阴什么算计了吧?”卡塞尔冷笑道。

哈迪也是摇了摇头,道:“而且,就算真的凭此晋升了,按照誓约的条件,我们也已经慢了翠丝特一步,依旧无法跟她相争。”

“呵呵,这可未必啊。”影子化身邪笑着道,语气低沉道:“你们七位精灵王立下的那份誓约,目前来说确实是木灵女王领先了那么一步,但,若是她不在了的话……那份誓约的效果,不就是无效了吗?”

“你们难道说是想……?!”卡塞尔等人闻言,都是面色不禁一变。

“果然,恶魔依旧是恶魔,说得再多,也终归是不安好心!”辛丽雅眸子里的杀意霎时间暴涨,直接厉喝道:“你还是给我消失吧!”

话音未落,那早就蓄势待发的水蓝色利箭就瞬间化为了一道肉眼无法捕捉的蓝色流光,顷刻间就刺入了影子化身的脑袋。随后水箭直接爆散开来,化作了一层冒着蓝幽幽光泽的液体将其整个裹住。

只闻呲呲一声轻响之后,那影子化身直接就在那团液体里被一个眨眼间溶解开来,竟是直接开始消散成了虚无。

但似乎早有预料,在消散的最后,影子化身还是趁着那短暂的时间里,给卡塞尔等人留下来了一段话:

“随便你们怎么看了,反正机会也给你们了,至于要不要使用,就全看你们自己了呢。顺便提醒一下诸位,你们可以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哦。如果有心接受我们的邀请的话,只要将力量注入任意一枚「魔种」之中,我等很快就会再来联络你们。”

等到影子化身完全消失之后,众人安静了一下,然后纷纷看向了会议桌上的影子化身之前丢下的那瓶「魔种」。

“我想,在座应该没人会想留着这种碍眼的鬼东西吧?”

卡塞尔如此沉声说道,不等众人回答,就直接一挥手,甩出一道赤红的烈焰落到了那瓶子之上,在不到两秒的时间里就将其焚烧销毁掉了。

看着卡塞尔的做法,当然没人出声反对,但不少人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因为就算在这里将影子化身留下的这枚「魔种」给销毁了,但实际上,在座的各位手里绝对都还或多或少地留有一些「魔种」的样本存货。因为他们肯定都在这几年里尝试过研究麾下出现的那些魔种宿体,然后凭着一些手段从宿体身上剥离得到了一些魔种!

所以只要有心的话,他们回去后随时都可以通过那些被保存下来「魔种」样本去联系梅菲斯。

梅菲斯的影子化身的乱入,确实是给卡塞尔他们的会议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但现在,会议还是得继续进行下去的。

可一时之间,卡塞尔他们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管是可能已经投靠了梦幻国度的翠丝特,还是明显同样不怀好意的梅菲斯代表的魔神势力,对于卡塞尔他们来说都不是想要的选择。

良久之后,作为本次聚议的发起者的卡塞尔,忽然又是开口了:“诸位,这样子继续浪费时间烦恼于现状,对我们而言实在毫无意义!若是你们谁有想到什么好主意的话,就赶紧说出来吧。”

说完后,卡塞尔眼含期待地环视着其余五人。

“其实……”辛丽雅犹豫了片刻后,才略微迟疑地道:“我觉得,或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

卡塞尔和其他几人闻言,一下子就看了过来。

迎着其余人的视线,辛丽雅停顿了几秒,整理了一下语言后,缓缓道:“比起企图颠覆这个世界的魔神势力,我觉得大姐相交了好几年的那梦幻国度,或许对我们元素精灵一族来说,不失为一个不错的依靠对象呢?”

“这些年来,大姐的木灵元族跟那梦幻国度多番往来之后,得到了多少好处想必你们也是有目共睹的吧?而那梦幻国度的情况如何,我们也并不算一无所知。除了内部成员的管理比较严苛、自由度相对低了一些之外,他们的其余各方面来说都堪称是无可挑剔。甚至当世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期盼着能够加入进去呢。”

哈迪听到这里,脸色顿时一沉:“辛丽雅,你的意思……该不会是站在翠丝特那边,想帮她说服我们一起投靠过去?”

卡塞尔这时也是有些怀疑地看向了辛丽雅,质问道:“你怎么就能够肯定,那梦幻国度会善待对我族?”

“我不是信任那梦幻国度,我只是觉得大姐她应该可以让我相信罢了。”辛丽雅摇了摇头,脸色无奈地道:“至少,如果让我必须在魔神势力和大姐两边做出一个选择的话,我一定会选大姐那边,毕竟大姐终归跟我们是同族同胞!而魔神跟我族有着血海深仇,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的事实,不论如何,我族都不可能、也不应该去跟魔神走到一起!”

“言之有理。”盖殴斯这时候却是微微点头,少见的主动插言赞同了辛丽雅的观念。

“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任由翠丝特出卖我族的利益投靠给外人……”卡塞尔咬着牙,想要反驳。

“卡塞尔,从一开始其实我就想说,你,还有大家,是不是有些太不相信大姐了?!”不等卡塞尔说完,辛丽雅就是秀眉一皱,道:“就算大姐这些年确实跟外人走得近了一些,但她为我族争取到了大量好处,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吧?说句公道话,就算大姐统领了我族之后,带着我们举族投靠那梦幻国度,我觉得只要那梦幻国度能够给予我族公平的待遇的话,这其实也就并非是不可接受的吧?”

辛丽雅的这番话,可是发自真心,毕竟,她也是因为翠丝特的缘故而专门花费心思去调查和研究过梦幻国度对待麾下子民们的做法的,就算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国度,确实称得上是这个世界里的下层民众们最为理想的栖息之所,不然,也不会引得外界无数人对其羡慕和向往了!

卡塞尔有些微怒地说道:“就算如此,但我族可是传承悠久、甚至有着四级真神留下的庞大底蕴的超凡种族!母上大人将族人托付给了我们,难道我们现在就任由族人变成外人的仆从,甚至忘却昔日的母上大人建立的荣光,而改去效忠他人?!”

“昔日的荣光?”辛丽雅闻言,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元素精灵一族外敌环视,甚至还受困在这个即将灭亡的世界里不得出路,就连生存都快成问题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荣光!”

她指了指在座的众人,有些哀叹地道:“细数一下,我族至今也依旧仅有我们七个挣扎在伪神境界极限却不得寸进的老人充当着护族的支柱,固步自封之下,哪怕经历了万年的时光,各自的族里却也都不曾出过任何一个新的足以挑起大梁的一族支柱级的强者,这难道是件值得骄傲的事吗……事到如今,还不如适时地放下过往的自傲和顽固,而做出改变了。”

哈迪冷哼了一声:“虽然你说得似乎有些道理,但实际上,若非翠丝特太过心急的话,明明我族可以等到虚灵遗境开启时的机会,或许就能在那个时候找到比现在的情况更好的解决方法!又何必去仰仗外人?”

似是想到了自己本来可能在虚灵遗境里得到的好处,哈迪不禁又是讽刺又是愤怒地继续道:“若是翠丝特她不这么急切冲动行事的话,没准我们就可以凭着虚灵遗境的机会达成一族的崛起,再现昔日母上大人的威势,到那时,就算是那神秘的梦主亦或是魔神,又有何惧?”

谁知,哈迪的这话刚刚说完,一个陌生的、带着戏谑笑意的声音就传入了众人的耳中,让众人的脸色顿时大变:

“哦呀?本座的运气还不错嘛,一来就听到了这么有趣的笑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