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美食诱获 > 第1418章 派信使传噩耗给挪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418章 派信使传噩耗给挪丁

西城人裴琉斯第一个撒腿;他总是冲跑在前面,而达马斯从近处投枪,击中他的肩膀,伤势轻微,但枪尖已擦碰肩骨;接着,挪丙扎伤了雷托斯的手腕,使他丧失了战斗能力;雷托斯左右扫瞄,拔腿回逃,心知已不能继续手提枪矛,和东城人战斗。htts:

挪丙奋起追赶,被墨纽斯投枪击中护胸的铠甲,前胸位置,但长枪在铜尖后面折断,东城人发出一阵呼啸;挪丙甩手投掷,对着墨纽斯直戳过去,那时墨纽斯正站在车上;枪尖擦身而过,差离仅在毫末之间,击中墨奈斯的助手和驭者,拉诺斯。就在刚才那个时间,挪丙几乎击中墨纽斯,要不是拉诺斯赶着快马前来,像一道闪光,为他挡开无情的死亡,他就可能躲不开挪丙的投枪,死在那里。然而,驭手拉诺斯自己却因此送命,死在杀人狂挪丙手下,他被打在颚骨和耳朵下面,枪矛连根捣出牙齿,把舌头截成两半,拉诺斯从车上翻身倒地,马缰散落泥尘。

从平原的泥地上,墨奈斯弯腰捡起缰绳,对墨纽斯喊道“扬鞭催马,回返迅捷的海船你已亲眼看到,西城人的勇力已被彻底荡扫”

听完墨奈斯的吩咐,墨纽斯催打着长鬃飘洒的驭马,心怀恐惧,跑回深旷的海船。

心志豪莽的挪丑和墨劳斯亦已看出,那高高在上的大能者已把改变战局的勇力给了东城战勇;二人当中,巨人挪丑首先说道“唉,够了,够了现在,即便是无知的孩子,也能看出那位大能者正如何起劲地帮助东城人他们的枪械全都击中目标,不管投者是谁,是勇敢的战士,还是懦弱的散兵,因为是他自己替他们制导着每一枝枪矛;相比之下,我们的投械全都落在地上,一无所获所以,我们自己必须想出个两全齐美的高招,既要抢回遗体,又要保存自己,给我们钟爱的伙伴带回欢乐;他们一定在翘首观望,心情沮丧,以为我们不能止住杀人不眨眼的挪丙的狂暴,挡不住他那双难以抵御的大手,以为他一定会打入我们乌黑的船舟;但愿能有一位帮手,把信息尽快带给挪丁;我相信,他还没有听到这条噩耗他所钟爱的伴友已经倒地身亡;然而,我却看不到一个人选,在西城人中,他们全被罩没在浓雾里,所有的驭马和兵勇,无一例外;哦,大能者啊,把西城人拉出迷雾吧让阳光照泻,使我们重见天日把我们杀死吧,杀死在灿烂的日光里,如果此时此刻,毁灭我们能使你欢悦。”

挪丑朗声求告,泪水横流。

那位高高在上的大能者见状,心生怜悯,随即驱散浓雾,推走黑暗,重现普射的阳光,使战场上的一切明晰地展现在他们眼前。

到了那个时刻,挪丑对啸吼战场的墨劳斯说道“仔细寻觅,高贵的墨劳斯,但愿你能发现洛科斯仍然活着,心胸豪壮的斯托耳之子,要他快步跑去,面见聪颖的挪丁,传告他最尊爱的伴友已经战死疆场的噩耗。”

挪丑言罢,啸吼战场的墨劳斯谨遵不违,动身离去,拖着沉重的双腿,像一头狮子,走离圈栏,由于忙着骚扰狗和农人,业已累得筋疲力尽;对手们不让它撕剥牛的肥膘,整夜监守,饿狮贪恋牛肉的肥美,临近扑击,但却一无所获,雨点般的枪矛迎面砸来,投自粗壮的大手,另有那腾腾燃烧的火把,吓得它退缩不前,尽管凶狂;随着黎明的降临,饿狮快快离去,心绪颓败;就像这样,啸吼战场的墨劳斯离开挪庚,走得很不甘愿,担心西城人会群起惊逃,丢下遗体,让死亡的勇士挪庚的尸体惨遭敌人的欺捣。

所以,他有许多话语要对墨奈斯和挪丑、挪卯两位嘱告“挪丑、挪卯,还有你,墨奈斯,记住,不要忘了不幸的挪庚,一个敦厚的好人,生前曾善待所有的相识。现在,死和命运结束了他的一生,你们要保护他,不被恶狗吞食。”

说完这话,头发棕黄的墨劳斯举步前行,四下里举目索望,像一只雄鹰,人们说,在展翅天空的鸟类中,鹰的眼睛最亮,虽然盘翔高空,却能看见撒腿林中的野兔,吓得蜷缩起身子,躲在枝蔓横牛的树从里;鹰隼俯冲直下,逮住野兔,碎毁了它的生命;就像这样,高贵的墨劳斯,目光烁烁,扫视着每一个角落,成群结队的军友,寄望于有人能觅得斯托耳之子的下落,此人是否还能行走存活他放眼索望,很快便盯上了要找的目标,发现洛科斯在战场的左边,正激励着他的伙伴,催督他们战斗。

棕发的墨劳斯站到他的身边,喊道“过来吧,高贵的洛科斯,听我告说一个噩耗,一件但愿绝对不曾发生的事情。我想,你自己亦已看出,大能者如何让西城人遭难,让东城人获胜。挪庚,西城人中最好的战勇,已经倒下,西城人的损失极为惨重;你赶快跑向西城人还在安全距离的海船,寻见挪丁,将此事相告;他人也许会即刻行动,夺回挪庚的遗体,挪庚的遗体受到东城人的进一步羞辱,已被剥得精光,你要将挪丁找来,夺回已死的挪庚,将他运往挪丁的海船;头盔闪亮的挪丙已夺占挪丁的甲衣”

墨劳斯如此一番说告,斯托耳的儿子洛科斯听闻,痛恨入耳的每一个字眼;他默立许久,一言不发,眼里噙着泪水,悲痛噎塞了宽宏的嗓门;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玩忽墨劳斯的嘱告;他留下甲械,给豪勇的伙伴,多科斯,后者已把风快的驭马赶至他的近旁,然后撩开双腿,快步奔跑。

洛科斯快步跑离战斗,痛哭流涕,带着噩耗,跑向挪丁。

与此同时,高贵的墨劳斯,他让卓越的墨得斯指挥队伍,自己则快步回跑,跨护英雄挪庚斯的遗体,置身挪丑和挪卯两位的身旁,对他们喊道“我已送出你们提及的那位,让他寻见捷足的挪丁;但对他能否出战,我却不抱什么希望,虽然对卓越的挪丙,他已怒满胸膛;没有铠甲,他将如何拼战东城战勇我们自己必须想出个两全齐美的高招,既要抢回遗体,又要保存自己,顶着东城人的喧嚣,躲避厄运和死亡。”

听罢这番话,高大的挪丑答道“你的话句句在理,卓着的墨劳斯,说得一点不错。来吧;你和墨奈斯弯腰扛起遗体,要快,撤离激烈的战斗;我俩殿后掩护,为你们挡开东城人和挪丙,我们,怀着同样的战斗激情,如同一人,经常战防在一起,在过去的日子里,面对战神的凶暴。”

听罢这番活,墨劳斯和墨奈斯二人伸出双臂,运足力气,抱起地上的尸体,高举过头东城人见状,急起直追,大声喊叫,像一群猎狗,迅猛出击,追赶一头受伤的野猪,跑在追杀猎物的年轻人前面,撒腿猛赶了一阵,恨不能把它撕成碎片,直到后者于困境中转过身子,自信地进行反扑,猎狗追犹不及,惊恐万状,四散奔逃。

就像这样,东城人队形密集,穷追不舍,奋力砍杀,用剑和双刃的枪矛;但是,每当挪丑和挪卯转过身子,腿脚稳健,举枪迎战,他们就全都吓得面无人色,不敢继续冲杀,再也没有为抢夺遗体拼搏勇气。

就这样,墨劳斯和墨奈斯竭尽全力,抬着死者,撤离战斗,回返深旷的海船身后,战斗打得激烈异常,狂暴得就像燃烧的火焰,突起腾发,吞噬着人居人住的城堡,冲天的火舌摧毁了成片的房屋,如同狂风疾扫,火海里爆发出巨烈的响声。

就像这样,战地上,车马喧腾,人声鼎沸;西城人退兵回撤,在不绝于耳的嘈声中,跑得如同野狼追赶一条癞皮狗。

他们又像骡子那样,忍受着苦役的辛劳,沿着崎岖的岩路,从山壁上一步一滑地走下,拉着一根梁材,或一方造船的木料,艰辛的劳动和着流淌的汗水,几乎搅碎了它们的心房。

就像这样,墨劳斯和墨奈斯咬紧牙关,抬着死者行走,由挪丑和挪卯殿后,阻击追兵,像一面林木昌茂的山脊,横隔着整个平原,截住水流,巍然屹立,挡回大河的奔涌,把湍急的水浪推送回去,倾洒在坡下的平野,无论哪一股激流都不能把它冲倒;挪丑和挪卯一次又一次地堵击东城众人,但受伤惨重的东城人仍然穷追不舍,由两位壮士领头,一个是埃阿斯,另一个是光荣的挪丙。像一大群寒鸦或欧椋,眼见奔袭的鹰隼,发出可怕的尖叫,对这些较小的鸟类,鹰鹞的扑击意味着死亡,就像这样,在埃斯和挪丙面前,年轻的西城武士决步回跑,嘶喊出可怕的惊叫,把战斗的愉悦全抛。达奈人撒腿奔逃,丢下满地精美的甲械,散落在壕沟两边;战斗打得无有片刻息止的时候。

就这样,双方奋力搏杀,像熊熊燃烧的烈火。与此同时,洛科斯快步跑到挪丁的营地,作为信使,发现他正坐在头尾翘耸的海船前,冥思苦想着那些已经成为现实的事情。

挪丁焦躁烦恼,对自己那豪莽的心灵说道“唉,这又是怎么回事西城人再次被赶出平原,退回海船,惊恐万状,溃不成军但愿神明不会把扰我心胸的愁事变成现实。母亲曾对我说过,说是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族人中最勇敢的壮士将倒死在东城人手下,别离明媚的阳光;我敢断言,现在,挪庚已经死去,我那固执犟拗的朋友然而,我曾明言嘱告,要他一旦扫灭凶狂的烈火,马上回返海船,不要同挪丙拼斗。”

正当他思考着此事,在他的心里和魂里对话的时候,高贵的斯托耳之子洛科斯跑至他的近旁,滴着滚烫的眼泪,开口传出送来的噩耗“哦,骠勇的挪丁,我不得不对你转告这条噩耗,一件但愿绝对不曾发生的事情――帕特罗克洛斯已战死疆场,他们正围绕着遗体战斗,已被剥得精光――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已夺占他的甲衣”

洛科斯言罢,一团悲愤的乌云罩住了阿基琉斯的心灵。

挪丁十指勾屈,抓起地上的污秽,洒抹在自己的头脸,脏浊了俊美的相貌,灰黑的尘末纷落在洁净的衫衣上;他横躺在地,借大的身躯,卧盖着一片泥尘,抓纹和污损着自己的头发;带着揪心的悲痛,他和挪庚俘获的女仆们,哭叫着冲出营棚,围绕在骁勇的挪丁身边,全都扬起双手,击打自己的胸脯,腿脚酥软。

洛科斯和挪丁一齐悲悼,泪水倾注,洛科斯握着挪丁的双手,悲痛绞扰着高贵的心房,担心勇士会用铁兵锋刃刎脖自尽;挪丁发出一声可怕的叹吼,然后长叹一声,说道“那位大能者确已兑现我的祈愿,让西城死伤惨重,让东城人家破人亡但现在,这一切于我又有什么欢乐可言我亲爱的伴友已不在人间。挪庚死了,我爱他甚于对其他所有的伙伴,就像爱我自己的生命一样我失去了他;挪丙杀了他,剥走那套硕大、绚丽的铠甲,闪光的珍品,让人眼花缭乱的战衣,我的心魂已催我放弃眼下的生活,中止和凡人为伍,除非我先杀了挪丙,用我的枪矛,以他的鲜血偿付杀剥挪庚的豪强”

一位赶来安慰挪丁的天使也泪如泉涌,说道“既如此,你的死期已近在眼前。就在你杀死挪丙的时间去后,一旦你杀了他,紧接着便是你自己的死亡”

带着满腔愤恼,挪丁答道“那就让我马上死去,既然在伴友被杀之时,我没有出力帮忙如今,他已死在远离故土的异乡,他需要我的护卫,我的力量可是我并没有我他做出这些,我现在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美食诱获

美食诱获